产业观察:SiFive突发裁员,RISC-V还看中国

来源:爱集微 #芯视野# #RISC-V# #裁员#
12w

集微网报道(文/朱秩磊)在Arm创造了今年最大规模的IPO之际,被视为RISC-V领域的标杆企业以及Arm的有力挑战者的芯片设计初创公司SiFive于10月24日突然宣布裁员20%,约140人。

SiFive在去年3月完成最新一轮1.75亿美元融资,该轮融资后,公司估值约为25亿美元。随后在去年10月完成以2.1亿美元的价格出售旗下的业务部门OpenFive给Alphawave的交易。在经营模式上,SiFive采用了类似Arm的内核授权模式,但保留了RISC-V的开放性和定制性。过去几年,公司一直进展顺利且推出了一系列内核产品,可以为其RISC-V设计授权,从微控制器到标量内核再到矢量内核等等。

甚至就在不久前的10月11日,SiFive还推出两款针对生成式AI/ML应用的差异化解决方案,旨在满足高性能运算的最新需求,引领RISC-V进入高性能创新时代。

根据SiFive首席执行官Patrick Little的说法,去年的融资足以支撑公司成功IPO之前的运营。然而,一位接近该公司的业内人士透露,SiFive本次裁员主要是资金链方面出现了问题,可能是IPO市场环境不佳,一些潜在投资者或已退出。

比如英特尔在2021年曾经打算以20亿美元收购SiFive,最后被后者拒绝,但事实上英特尔是其E轮融资的投资者之一。随后SiFive还是宣布与英特尔代工服务部展开合作,2022年8月英特尔还推出了Intel Pathfinder for RISC-V项目,旨在通过使用行业标准工具链的统一集成开发环境(IDE)来加速RISC-V 芯片的开发,但该项目仅半年后就被叫停,虽然与SiFive的合作还在进行中,但英特尔自身转型仍然面临巨大的挑战,能否借由自身影响力持续提振RISC-V并不断投入还需要观察。

上述人士称,在当前的行业背景下,融资的确很困难,就算成功融到资金,条件也不会像以前那么好。因此SiFive管理层可能是希望通过裁员等措施来节省成本,以渡过当前艰难时期,或许等上几年IPO环境会好转。事实上,登陆纳斯达克一个月后,号称2023年全球最大规模IPO的Arm也跌破了发行价,高开低走、后继无力;其前景也被美国投研机构Bernstein大泼冷水,理由是市场对AI概念过度追捧,Arm目前估值太高,加上占其六成营收的手机与消费性电子产品需求仍低迷,未来发展仍存在诸多疑问。与之类似的SiFive,或许在IPO计划上也面临着同样的拷问。

另一方面,有观点认为,SiFive突如其来的裁员在一定程度上反映RISC-V采用类似Arm的IP授权模式行不通,前期投入规模甚至对于SiFive这样的企业而言也太大了,难以收回成本。事实上,近几年来RISC-V尽管因其开放性而受到越来越多厂商的青睐,出货量也达百亿颗,但是在商业化上仍面临挑战,例如高端场景芯片出货量较低,生态支持不足,缺乏专利保护等。对中国市场的RISC而言,除了Arm和RISC-V,经典的老牌RISC,也是RISC的起源——MIPS可以作为广大厂商的另一选择。在中国市场,MIPS已由中国公司自主可控并独立发展,低中高端CPU IP均有数十年历史出货量验证且费用有竞争力,有生态支持且有专利保护。

对于SiFive自身而言,批评者指出,该公司过去在资本热潮中被青睐,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清晰的定位,多年来并没有推出真正可用的产品,高性能产品不如高通、英特尔等;低端产品卷不过中国竞争者;软件、工具链也不完整。相反来自中国的竞争对手迅速赶超,并用实际的市场表现击败了SiFive。

那么,SiFive的“挫折”是否意味着RISC-Vx86Arm三分天下的进程也将受阻?也许并非如此。

这个月高通刚宣布携手谷歌在RISC-V领域展开合作,开发基于RISC-V指令集架构的Snapdragon Wear平台,专为下一代Wear OS产品而设计。这一宣布可能会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因为它设想了高通公司基于RISC-V的定制解决方案,将满足整个谷歌Wear OS生态系统的需求。在去年九月,SemiAnalysis的分析师Dylan Patel曾经撰文表示,另一大巨头苹果,正在将其嵌入式内核全面转移到RISC-V架构。今年6月,谷歌、英特尔、高通、三星、英伟达等巨头联合成立RISC-V的软件生态联盟。

RISC-V架构受到高通、苹果和英特尔等龙头企业的关注后,在全球投资界也越来越受欢迎。而如果说这些海外巨头选择入局RISC-V是为了拿到与x86、Arm谈判的筹码,那么,中国大陆的RISC-V厂商,更像是减少对国外IP依赖的重注以及弯道超车的新希望。并且。如今RISC-V生态系统的繁荣,中国厂商可谓是功不可没。

在今年8月举行的2023 RISC-V中国峰会上,中国工程院研究员倪光南透露,2022年全球生产的100亿颗RISC-V芯片中,50%来自中国。

此外,据统计,RISC-V国际基金会里,22家高级会员单位有12家来自中国,7家来自美国;179家战略会员单位中有49家来自中国,41家来自美国,43家来自欧盟。更为重要的是,RISC-V服务器、万兆交换机等高性能产品,都来自中国厂家。一旦RISC-V生态崛起,那么全球处理器生态将不再是美国一家独大。中国在该领域的飞速发展引起美国反华政客的忌惮,甚至在日益升级的对华科技制裁下,被提议为下一个管制领域,他们真正害怕的是失去处理器产业的垄断地位。

如今RISC-V生态在中国茁壮成长,正与国际主流的Linux、安卓等操作系统有了很好适配;中国的麒麟、统信、鸿蒙等软件生态也在全力支持。显然,RISC-V未来发展的活力更多取决于中国市场。

不过,在CEO口中未来几年都“不缺钱”的SiFive出人意料地裁员,是该公司发展中遭遇的一个小挫折,还是为高歌猛进的RISC-V行业敲响了一记警钟?它是否暗示了某种重大转变的到来,也许真相很快就能浮上水面。

责编: 陈炳欣
来源:爱集微 #芯视野# #RISC-V# #裁员#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朱秩磊

微信:AileenZhu

邮箱:zhuzl@ijiwei.com

爱集微资深分析师,专注半导体产业,欢迎交流。邮箱zhuzl@ijiwei.com


4065文章总数
409w总浏览量
最新资讯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