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AI芯片成为万亿资本游戏,我不理解但大受震撼!

来源:爱集微 #AI芯片# #OpenAI# #英伟达#
2.1w

集微网报道 当AI芯片天下格局初定、英伟达一骑绝尘之际,一众老将新贵都将“不服”落实在了行动上,除了一众云厂商和芯片厂商排兵布阵、一些初创公司伺机而动之际,如今斜刺里还杀出了更多的猛将,带着彻底打破AI芯片旧秩序建立新秩序的野望,“雄心勃勃”入场了。

而入场费的数量级直接让人原地“石化”。

最近称OpenAI CEO山姆·奥尔特曼正计划筹资高达7万亿美元建立一个新的芯片帝国,以建设一个晶圆厂网络,为AI应用生产足够的芯片。被誉于硅仙人、现就职于Tenstorrent开发AI和HPC处理器的传奇架构大师吉姆·凯勒(Jim Keller)在X上强调,他可以不到一万亿美元的价格达到同样的效果。

如果说因涉及晶圆厂“网络”导致上述的天价“报价”,那么成立一个全新的Fabless王国需要多少呢?软银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最近宣称欲筹措1000亿美元成立一家芯片企业,以与英伟达抗衡。

从7万亿到1万亿再到1000亿美元,这到底是资本的游戏还是建立新秩序必备的“粮饷”?

7万亿美元的“浮夸”

不是每个业内人士都买这笔疯狂数字的账。饶是奥尔特曼在生成式AI风口之下的顶级流量,开出的天价数字可能不仅包括晶圆厂本身的建设还涉及能源等等,但业界对这一“狮子大开口”基本不以为然。

毕竟7万亿美元数字太过夸张:相当于美国GDP的25%,中国GDP的40%,全球GDP的10%。就半导体行业来说,这个数字约为英伟达目前市值的4倍,也远远超过全球半导体行业估值——该行业2023年的销售额为5270亿美元,预计到2030年将达到1万亿美元大关。

更显然的是,如果奥尔特曼真能筹集到如此规模巨大的7万亿美元资金,即使是把英伟达、英特尔、AMD、高通、博通、台积电、三星、ASML等重要的芯片设计、制造及设备厂商全都收购还绰绰有余。既然如此,还有必要大费周章另起炉灶吗?

而且,建设晶圆厂是资本密集型产业,也是全球最错综复杂的行业之一,不仅面临剧烈的周期性波动,而且工艺要不断迭代,且在市场需求推动下要提升先进封装的能力,从CMOS到FinFET再到GAA,从180nm到28nm再到3nm,这背后写满的是巨额的投入、技术的优化、人才的积累和客户的支持。在代工江湖,经过几十年的拼杀,如今唯有台积电、三星和英特尔问鼎先进代工宝座,而联电、格芯等由于高投入和高失败风险已止步于先进工艺江湖。尤其是代工一哥台积电,花费了数十年的时光、经历了无数血雨腥风才走到目前的高度。

更何况资本不是成功所需的唯一要素,无论是设备、人才、封装以及产能均存在不确定性。

一位业内专家对集微网直言,新建晶圆厂的风险较大,因为新建产能需3—4年才能达产,稳妥的做法是不如先充分利用现有台积电、三星、英特尔的产能,再由市场来决定下一步扩大多少产能合适,毕竟投资太大要十分慎重,因为这有可能导致产能过剩等。如果在稼动率不足的情形下运营,由于固定成本高昂后续将难以为继。

此外大模型领域的竞争也十分激烈。上述专家分析,现在还尚不知未来ChatGPT真正的市场前景,而它的主要竞争对手均在自研芯片,也在力推自己的大模型和应用,Chatgpt还能走红多久需要观察,OpenAI是否有足够的实力和耐力构建如此庞大的网络确是一大问题。

除建设晶圆厂是重大挑战之外,对于AI芯片的创新路径或许更值得奥尔特曼深思。英伟达创始人兼CEO黄仁勋就强调,不需要太多投资来建立专门针对生产AI芯片的代工供应链,相反业界要重视的是如何持续创新GPU架构,以不断提高性能、降低成本。Jim Keller 也认为,重点不是制造产能,而是如何简化供应链、促进硬件和软件的融合。当然,这也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

OpenAI的考量?

尽管奥尔特曼以AI芯片短缺、成本过高、需求旺盛等为由着力画饼,但另一业内人士直言,目前来看,AI芯片需求本身不多,目前也只占到台积电2万片的产能,奥尔特曼此举是一种营销手段,其实再降一两个数量级都绰绰有余。

细究OpenAI此举或许别有深意。一位资深人士徐源(化名)表示,一方面英伟达凭借强大的GPU+CUDA生态,在生成式AI时代高奏凯歌,股票和市值一路飘红,也让一众科技大佬均想从中分羹。截至发稿英伟达市值达到1.72亿美元,接近2万亿美元。而且这一份名单不止OpenAI,Google、微软、Tesla、Amazon等均全力押注AI芯片。

另一方面,或与OpenAI前不久宫斗戏所滋生的对抗有关。OpenAI希望能够不受限制地发展生成式AI,但反对认为必须加强管制考虑安全和伦理等,这股势力也不可谓不强大因而,OpenAI希望通过筹集资金建立自己的晶圆厂,实现自给自足的供应链,以未雨绸缪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毕竟关于AI的发展路线已经使两方势力陷入对立,谁在争夺这个价值数万亿美元的业务领域控制权,谁就有可能制胜未来。

而且据透露,奥尔特曼最近还会见了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和其他美国官员,希望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徐源对此指出,特曼打着国家安全的名义,希望获得政府的支持,这也是其将政治因素纳入其中的算盘。

无论业内人士对奥尔特曼的7万亿美元“野心”如何不以为然,但这一“重锤”也进一步凸显了AI时代对半导体生产日益增长的需求和战略重要性。就在最近,英伟达CEO黄仁勋预测AI 支持的数据中心市场将在未来五年内扩大到2万亿美元规模。

更让人心惊的是,或许奥尔特曼看到了我们看不到的一些远景,为我们敲响了一记警钟。当前,OpenAI的估值在Sora的驱动下正在大幅飙升。市场预计,在最新一轮由风投公司Thrive Capital牵头的融资中,OpenAI的估值有望超过800亿美元约合5755亿元。而且,除了先后甩出ChatGPT和Sora两张“王炸”,攻破自然语言模型和视频生成模型两座堡垒之外,OpenAI还至少投资了3家芯片公司。如今还要筹资7万亿美元建立“芯片帝国”,细思之下“恐极”。

1000亿美元更“靠谱”?

对比来看,或许孙正义欲筹措1000亿美元看起来更为“接地气”?

据悉孙正义希望新成立的公司能与软银旗下半导体设计公司Arm的业务互补,并打造一个最新的AI芯片巨头。

Arm架构在智能手机市场一飞冲天之后,这几年也在着力冲击服务器、PC、智能汽车等市场,在性能提升、生态扩大、巨头引领之下,取得了一定的进展。随着AI芯片市场成为炙手可热的新高地,孙正义也决定放手一搏,毕竟英伟达近2万亿的市值,与Arm上市之后1500多亿美元的市值还是相差一个数量级,Arm的IP授权商业模式也决定了难以与设计公司规模和影响力匹敌。

徐源对集微网分析说,在AI芯片市场,孙正义可能将采用CPU+GPU+NPU集成的方式,这是一个相对聪明的做法,但英伟达GPU十分强大,加之CUDA生态的加持以及台积电的支持,能否成功,还待时间检验。

尤其是当下目前AI芯片的挑战更多来自软件。上述业内人士提及,英伟达八成的技术人员在开发软件及生态,除了CUDA之外,还在倾力其他的软件开发项目,包括支持量子计算的GPU模拟能力、元宇宙的云渲染等等,这并不是为短期一两年的任务目标而开发的,都是规划未来5~10年有哪些技术领域可能落地而进行的前瞻布局。

随着AI热潮持续升温,越来越多的厂商在AI芯片领域发力:前有英特尔、AMD等持续加码,后有OpenAI、微软、谷歌等着力自研,以打破英伟达的垄断。最近一家名为Groq的美国AI公司一夜“爆火”,主要因其自研LPU芯片在AI推理技术实现了高效率和低延迟,速度远超英伟达GPU。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Groq性能强劲,但成本却非常高昂。从目前的价格来看,这意味着在同等吞吐量下基本是H100硬件成本的40倍、能耗成本的10倍。这些“外患”暂时还无法撼动英伟达的霸主地位。

而在这一场不见硝烟的战局中,台积电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北京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高级经济师朱晶发文表示,奥特曼用7万亿直接盖厂,据说是要找台积电来代建代运营。keller大神肯定不盖厂,他意思应该是提供同样多的AI芯片,他的成本能做到1万亿美金,这1万亿美里一大半估计要找台积电流片。再加上孙正义要下场开发AI ASIC芯片撬动市场,也都要找台积电流片。总之美国方面各位大佬们最近热衷蹭热度唱大戏,但最终都是利好台积电……

AI芯片的战火永不眠。

责编: 张轶群
来源:爱集微 #AI芯片# #OpenAI# #英伟达#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李映

微信:ilovekm2008

邮箱:liying@ijiwei.com


720文章总数
457.6w总浏览量
最新资讯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