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新势力2023年业绩盘点:高研发、高负债双面承压,理想率先扭亏

来源:爱集微 #新能源汽车# #新势力# #业绩#
2.7w

日前小米集团创始人雷军称,除了特斯拉,目前还没有看到其他纯电车企实现盈利。该观点反映了当下纯电动汽车产业赔本赚吆喝的现状,不过,扩大到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仍有部分企业实现了扭亏为盈。

除了头部企业特斯拉和比亚迪,理想汽车于2023年成为全球第三家实现扭亏为盈的新能源车企,此外,根据广汽集团披露数据,埃安也已在2023年H1实现了扭亏为盈,另外,问界近期销量猛增,此前华为余承东表示,预计助推车BU将从2024年4月实现利润转正。

那么,目前新能源汽车企业的盈利情况如何?笔者试从头部造车新势力2023年盈利情况试做分析,同时对部分指标与特斯拉、比亚迪进行比较。

内卷下销量持续增长

4月1日,是新能源汽车企业发布3月销量数据的日子,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各企业率先发布的不是3月成绩单,而是新一轮降价措施,其中问界、小鹏汽车、极氪均至高优惠2万元,蔚来推出10亿元“油换电”补贴方案,随后又有奇瑞、埃安等车企推出新的优惠方案,新能源汽车企业价格战再升级。

事实上,自2022年国庆期间特斯拉率先降价拉开新能源汽车价格战以来,至今行业降价从未间断,并从新能源汽车产业延伸至燃油车领域,多家车企负责人近日分析认为,预计未来两年行业仍将承压降价压力。

不过,受益于各种促销措施推动,新能源汽车产销规模持续扩大,头部造车新势力以及恒大汽车等已上市车企的销量均呈逐年增长趋势。

其中,广汽埃安一直处于行业领先位置,2020年-2023年销量分别为11.08万辆、12.52万辆、27.12万辆、48万辆;其次是理想汽车,其销量已从2020年的3.26万辆飙升至2023年的37.6万辆,销量位居造车新势力第二。

各年度汽车销量,数据来源:官方披露

伴随销量快速上升,各车企的营收也在快速增长,至2023年,理想汽车成为继特斯拉和比亚迪之后,全球第三家营收破千亿元级的新能源汽车企业,总营收规模达1238.51亿元;其后分别为蔚来汽车、广汽埃安、极氪汽车,营收分别为556.18亿元、532.34亿元、516.36亿元,三者营收基本相当。其中,极氪汽车预计有超过100亿元营收来自整车以外业务;而埃安虽然销量更高,但受产品价格亲民定位影响,整体营收不及理想及蔚来。

另外,小鹏、零跑、恒大2023年营收分别为306.76亿元、167.47亿元、13.4亿元。

各年度营收(人民币,下同),数据来源:Wind、企业年报、IPO招股书

价格战延缓企业扭亏周期

目前新能源汽车产业仍处于发展期,车企的盈利能力受销量规模、研发投入、扩张支出以及单车盈利空间等因素影响极大。

从各车企2020年-2023年销售毛利率变化看,2023年汽车降价对企业的盈利能力产生了较大影响,如特斯拉、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等,毛利率明显下跌,不过,随着销量规模的提升,部分车企的规模效应愈发凸显,如比亚迪、理想、零跑、极氪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轮价格战中,理想、比亚迪的毛利率超过了特斯拉,而特斯拉被自己发起的价格战反噬,面临较大的盈利压力,于2023年底多次尝试调涨价格,但均未能成功执行,今年4月再次调涨价格。不过有市场分析认为,面对销量下滑趋势,特斯拉新一轮调涨价格持续性存疑。

各年度销售毛利率,数据来源:Wind

其中,理想汽车受益销量规模快速增长,同时年度产品价格稳定,受汽车价格战影响较小,成为全球首家实现年度净利润同比扭亏为盈的造车新势力,达117.04亿元。极氪、零跑也借助销量激增,亏损规模进一步收窄,未来有望借助销量增长实现扭亏。

各年度归母净利润,数据来源:Wind

持续加大研发创新投入

从如上数据可以看出,提升销量规模是头部造车新势力提升盈利能力的首要任务;不过与此同时,目前新能源汽车产业正处于技术持续创新阶段,只有技术升级,才能增强车企竞争力,进而在极度内卷中突围。

为此,各大造车新势力一边顶着盈利压力,一边持续加大研发投入。

数据显示,2023年蔚来、理想的研发费用规模均超过100亿元,小鹏汽车受营收规模限制,研发投入基本维持2022年水平;不过,在增速上,零跑汽车2023年同比增长36.09%,仅低于理想,而领先于特斯拉等可比公司。

各年度研发投入,数据来源:Wind、IPO招股书

虽然特斯拉的研发投入规模要大幅领先于国内造车新势力,但在研发费用率上,本土企业的研发投入力度均处于领先地位,其中,同步布局换电业务的蔚来,以及聚焦智能驾驶的小鹏汽车,研发费用率居领先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曾高举高打的恒大汽车,受控股母公司资金链断裂影响,2023年的研发创新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各年度研发费用率,数据来源:Wind、IPO招股书

资金链断裂风险仍需警惕

事实上,不止研发投入规模高,造车新势力同时面临较高的营销费用、基建支出、售后服务等成本支出,因此,车企需要持有充裕的现金流来保证持续运营能力。

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蔚小理始终保持较高的现金流(含现金及等价物),零跑汽车在获得外资注资后,现金流于2023年也快速提升至193.9亿元,不过恒大汽车却处于极低水平,2023年仅为1.3亿元,复产复工遥遥无期。

单位:亿元,来源:企业年报

需特别指出的是,由于造车新势力仍处于持续投入阶段,导致目前负债规模整体处于极高水平,蔚来、理想均超过800亿元,恒大汽车在剥离房地产业务后,2023年的负债规模仍高达725.43亿元。

各年度负债规模,数据来源:Wind

与此同时,各企业总资产规模的增速跟不上负债规模的增长速度,导致多家造车新势力资产负债率逐年走高,并处于较高水平,其中恒大汽车呈逐年快速增长趋势,目前已处于资不抵债状态;极氪资产负债率也处于较高水平,2023年达82.22%。

相比燃油车行业,造车新势力仍处于持续扩张、研发创新阶段,资产负债率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居高不下,价格战无疑又加剧了车企高资产负债率压力。

各年度资产负债率,数据来源:Wind

而特斯拉在投建德国汽车工厂后,近年扩张速度、技术创新速度均大幅放缓,又受益盈利规模逐年增长,驱动其资产负债率逐年走低,已连续两年低于造车新势力及比亚迪等国内车企。

(校对/邓秋贤)

责编: 邓文标
来源:爱集微 #新能源汽车# #新势力# #业绩#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